英伦漫话消失的遗产江恒

暮色下,一个沉重的背影,走在残砖败瓦之间,大路的远方通向高楼林立的城市。这是英国导演特伦斯.戴维斯的纪录片《时间与城市》(Of Time and the City)中令人难忘的一幕,该片是一部回忆录,也是他写给自己的出生地利物浦的一首挽歌。

这部拍摄于十三年前弥漫着浓浓乡愁的影片,见证了利物浦这座古老城市的变迁:逝去的生命和记忆,消失的传统和建筑。镜头在展现时光残酷的同时,也揭示出哀伤的隐喻,即那条大路就如同连接着过去与未来,让人彷徨又迷惘。不久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撤销了利物浦海滨商城(Maritime Mercantile City)的世界文化遗产地位,理由是政府的“过度开发”,对该区的历史物质造成无可挽回的破坏,这个隐喻如今看起来真实得近乎残酷。

对于利物浦相信大家并不陌生,这个英格兰西北部著名港口城市,除了拥有英超豪门利物浦球队,还是充满传奇色彩的披头四乐队(The Beatles)的故乡,每年都会吸引无数海内外球迷和歌迷前来朝圣。利物浦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倒不完全是足球和音乐,更多是它极具个性化的特色。比如强烈的北方口音,英国人称之为斯高斯(Scouse)方言。在热播的英剧《浴血黑帮》(Peaky Blinders)中,就大量出现这些代表工人阶级和中下层的令人难以分辨的口音。以至于我与当地人交流时,经常被伟大的利物浦口音搞得晕头转向。

还有就是历史悠久的建筑物,在利物浦市内较为知名的建筑就多达二千五百馀座,数量仅次于伦敦,其中大部分建于十八世纪晚期及之后的大英帝国鼎盛时期,包罗了从都铎时期到维多利亚时代的不同风格。与英国不少城市相类似,利物浦的这些建筑因长年雨淋日晒,外墙普遍呈深褐色,看起来斑驳古朴,徜徉其中,往往会有一种时光倒错之感。

当然作为利物浦招牌的还是海滨商城,准确讲,那是沿着海滨矗立的建筑群,在外观上和遍布着一幢幢不同风格建筑物的上海外滩十分相像。整个建筑群的核心是有“美惠三女神”(Three Graces)之称的三大建筑:皇家利物大厦、冠达大厦和利物浦港务大厦,它们见证了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该市崛起的历程。其中最有故事的是冠达大厦,它融合了意大利文艺复兴和希腊复兴时建筑风格,也是撞上冰山后沉没的“铁达尼号”制造厂商白星公司的原址所在。根据史料记载,“铁达尼号”的注册港是利物浦,在船的尾部可以看到“铁达尼号,利物浦”字样。今天在利物浦海滨仍能看到一个花岗岩纪念碑,是献给二百四十多名在灾难期间坚守到最后一刻的死难工作人员。

然而,就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说,自二○○四年利物浦海滨商城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单后,该市陆续修建了风格极为现代的博物馆和一号购物中心,并且计划继续大兴土木,包括为英超球队埃弗顿新建主场,以及打造“利物浦水岸”项目,将海岸线延伸两千米,意味着要覆盖十多处港口,这些都严重破坏了海滨商城作为世界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我在参观利物浦海滨商城时也有同感,这些时髦的现代大厦将部分古老建筑遮挡,看起来很不协调,原汁原味的东西没有了,也失去了最贴近历史的韵味。

不止是海滨商城,受城市开发热潮的席卷,历史遗蹟的保护往往被忽视。二○一一年,作为价值数百万英镑的开发重建项目的一部分,前披头四乐队鼓手林戈.斯塔尔的故居,也险些遭利物浦市政府拆除。在歌迷组织的反对之下,甚至是英国住房部部长亲自出面干预,房子才幸免于难,之后变成了一处供游客旅游和参观的景点。

放眼世界,如何在城市经济发展和文化遗产保护之间找到平衡,是当今很多国家面临的共同课题。不少城市为了吸引游客和投资,或者创造商机和增加就业,经常选择牺牲遗产保护。比如,阿曼的阿拉伯大羚羊保护区就因面积锐减,于二○○七年失去世界遗产头衔。德国德累斯顿易北河谷在二○○九年也因建造现代化桥梁工程破坏景观,遭世界遗产名录除名。如今利物浦海滨商城成为第三个被除名的世界遗产,不禁让人唏嘘。

据早前消息,有四千五百年历史的英国巨石阵(Stonehenge),计划在附近修建一条耗资十七亿英镑的大型隧道,也面临被世界遗产除名的风险。修建这条长三点五公里的双向车道隧道的初衷是为缓解交通紧张,由于巨石阵附近路段狭窄,常常堵车。去年底英国交通部在批准该项目时称,隧道建成可减少交通拥堵和噪音,还这一历史遗迹以清幽。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警告,若英国不改变计划,会将其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这将是世界遗产除名的前兆。

目前英国仍有三十一处世界遗产,包括伦敦塔、坎特伯雷大教堂、英格兰湖区、威斯敏斯特宫、巴斯城等。如果不想这些宝贵的遗产消失,就必须在保护和开发之间做到统筹兼顾,这也是避免重蹈覆辙的关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