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匈牙利易合法化如今23年过去了对匈牙利有啥影响?

“匈牙利人不会为了爱而杀人。它们不会为了爱而越过大路,不会为了爱而将汽车开到僻静处去。”

这是匈牙利如今的真实写照,匈牙利人是物欲世界的“天才”,但是当代都市的物欲与贪婪的现实土壤再难孕育出强烈的线年宣布色情业合法化以来,匈牙利就一步步滑向深渊——即使在满是和骗子的灰色地带生存,即便生存的条件如此严苛,环境如此恶劣,匈牙利人仍然把享乐摆在追求目标的第一位,生存甚至都退居次席。

那么,匈牙利为何会宣布易合法化?易合法化之后,匈牙利遭遇了什么?如今的匈牙利,究竟是何种作态呢?

首先,在1998年,欧洲金融危机迅速爆发,引燃了债务危机,并随之扩展至整个欧盟。

也正是伴随着这场声势浩大的罢工,一场将合法色情业带入匈牙利的“社会净化运动”悄然降临。

在经济危机时期,匈牙利社会正如罗伯特·魏贝所言,此时的社会是一个“空壳的社会”——没有经济的支持,为何却仍在快速地推进城市化进程?

匈牙利人自然地将这一质疑诉诸于传统的道德观念:在匈牙利人看来,欧盟不仅禁锢了匈牙利的经济,还钳制了匈牙利“性”的解放。

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发觉性方面的假正经,是一套现成的道德和行为的标准”。

面对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性解放运动,匈牙利政府反而是欣慰不已——只要人们有宣泄的口径,那么经济的压力就不再会影响到政治。

当小城镇奋力消除尘器甚上的配偶不忠、两情相悦的以及妇女是否有的争论议题之时,合法色情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播到城镇,进而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

及至21世纪初期,匈牙利的色情产业链已经趋近成型——每一百名匈牙利女性中,就有17名;而每三名,就会有一个专门负责为她们招揽客人的“老鸨”。

而在23年后的今天,每一百名匈牙利女性中,就有37名!这不可谓不惊人。

对于的嫖客来说,倘若不过夜,那么每次“服务”的费用大概在100欧元;如果过夜的线欧元,上不封顶,数万欧元的高级更是多如牛毛。

但是,色情的简单与使得很多有志于改善国家的志士苦不堪言——色情业就像是蛀虫一般,腐蚀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但是,这般空洞与颓废只是如今的匈牙利的一个侧写,一个小小的侧写,色情业带给匈牙利的伤害,千万言语亦难尽——爱无能、暴力冲突……这是匈牙利真实的常态。

时至今日,合法化的色情业在匈牙利造就了这样一种现象——性与爱完全割裂,人们完全追求性的享乐而不在乎社会伦理和情感责任。这样的后果造成了许多只谈性不谈爱的“性瘾者”。

但是,卡塞米罗不愿爱人,也早已失去了爱的能力,他有关女性的想象只有色情,只贪图享受肌体接触的快感。他有大把的金钱,可以换取高质量的享受。

性瘾已经让很多匈牙利人失去了做人最基本的羞耻心和道德感——色情变成了一种习惯,他们对彼此的身体和心灵毫无感觉,却要不停地追求色情,但色情并不能让他们摆脱内心的空虚,只能够加深身体的负担和性瘾的痛苦。

但是,性无能并不代表着社会的安定。恰恰相反,性无能之下的色情业催生出了更大的暴力。

匈牙利媒体《布达佩斯时报》曾这样描述:“匈牙利的男性出现了很多很坏的家伙。很坏,但还有更坏的。在哪里呢?譬如说在灯火通明的布达佩斯,他们拿着车钥匙,在夜店门口扭打,满嘴污言秽语,用肘锁住痛哭流涕的女士的黑脖子。”

色情业的泛滥使得匈牙利女性的地位直线下滑,似乎任何男人都能毫不犹豫对女性、对弱者使用暴力。

在2021年,一名抢劫匈牙利国家银行的抢匪被捕入狱,而在检方的调查中,无不指向一点——这是一个走火入魔的暴力色情狂。

他在酒吧是核心,他大声喧闹、骂人、打架、最能带动气氛。但其实他并不像自己对外显现的那么强悍:他不怎么识字,没赚过什么正经钱,至今还和妻女住在一间贫民街的小房子里。他的世界只限于酒吧、街头,每天胡作非为。最终被冲昏了头脑,铤而走险抢劫银行。

但是,也有一些女性毅然反抗,勇敢地想要关上“合法色情业”这一潘多拉魔盒。

当色情业的泛滥演变成一场狂欢,男人女人都忘记了自己的目的,但女性的确更能够大胆地支配自己的身体,女性在重重困难中开始了对男人的反叛。

而乔安娜可以让男人对性的渴望转化,升华成为一种“爱情”,这种爱情更接近于相思,爱的能力早已枯萎,男人并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爱,还是乔安娜激发出了这种情欲。

但矛盾的是,匈牙利女性除了性的出口,似乎没有更好的解放方式,而以性来换取解放,脱离不开色情的影响。

如今,匈牙利的女性辗转于各路男人之间,从他们身上榨取价值,被迫向现实的妥协,这似乎在宣告,女性依然生活在男人的阴影里,要独立生存脱离男性社会的统治,仍然有漫长的两性纠葛和斗争等待完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